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網絡聯盟 >>網絡聯盟 >> 春風到處說柳青 ——評話劇《柳青》
详细内容

春風到處說柳青 ——評話劇《柳青》

話劇《柳青》劇照

西安話劇院出品

“一個年輕莊稼人,頭上頂著一條麻袋,身上披著一條麻袋,一只胳膊抱著麻袋包著的鋪蓋卷,出現在渭河上游的黃土高岸上了。在雨里帶雪的春寒中,他走得滿身是汗。因為道路泥滑,他得全身使勁,保持平衡,才不至于跌跤。”這是柳青《創業史》中梁生寶的形象。

1951年5月,《中國青年報》創辦者之一劉蘊華突然離開了北京,帶著簡單的行李,來到陜西長安的皇甫村安家落戶,在鎬河畔神禾原上的古廟里,像個農民一樣,一住就是十四年。這位劉蘊華,正是長篇小說《創業史》的作者柳青。《創業史》的問世,讓中國文學界沸騰、讓世界矚目,中國文壇的視線一度聚焦陜西,聚焦陜西的“農民作家”柳青。

1978年,柳青去世。40年過去了,人們依然記得這位“腳上穿著爛皮鞋,褲腿上滿是泥點子,手里拿著哮喘噴霧劑,沒日沒夜在村里和田里轉”的柳青——西安話劇院重點打造推出了話劇《柳青》。

話劇《柳青》,講述的是作家柳青為了創作反映農業合作化時期廣大農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走社會主義道路的長篇小說《創業史》,毅然放棄大城市優渥的生活條件,并辭去縣委副書記職務,舉家搬遷到長安縣皇甫村,一住就是十四年。在這十四年里,他把自己的情感和生命完全融進了皇甫村這片土地,把自己的命運與人民的命運、國家的命運緊緊結合在一起,無論是《創業史》中的人物原型王三老漢、王家斌、劉遠福、郭安成、彩霞、雪娥,還是拜他為師的文學青年黃文海、革命戰爭年代的老同事韓健、說陜西快書的流浪藝人“快板王”等,都在他的影響下得到了精神的磨礪或升華;他的妻子馬葳和女兒小鳳,為支持他的工作則承受著家庭生活的壓力與艱辛……十四年生活的豐厚積累,成就了柳青的創作思想和文學品格,也成就了藝術地記錄我國農業社會主義改造進程和農民精神風貌的鴻篇巨制《創業史》。

習近平總書記曾在講話中指出:“要鼓勵文化工作者像當年柳青、杜鵬程那樣,走進人民、了解人民、謳歌人民,創作出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糧。”“‘黨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鄉親們是哭還是笑。’這句話我是聽我們的人民作家柳青說的。人們說,如果你去農民里面找到他,分不清,你不知道誰是柳青,都一樣。就跟關中老百姓一樣,穿著啊、打扮啊,連容顏都一樣。他就是長期在農民里面,對他們非常了解。中央的文件下來了,他就知道他的房東老大娘是該哭還是該笑,他很了解老百姓的想法。黨政干部也要學柳青,像他那么接地氣,那么能夠跟老百姓融入在一起。”

柳青是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一面旗幟。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在講話中提到柳青,話劇《柳青》正是對習近平總書記講話精神的貫徹和落實,是我們對柳青文學遺產的繼承和對柳青精神的頌揚。

話劇《柳青》由一級編劇唐棟執筆,一級導演傅勇凡執導,一級舞美設計師秦立運擔任舞美設計,一級舞美(燈光)設計師劉文豪擔任燈光設計,著名作曲家石松擔任作曲,中國國家話劇院國家一級服裝設計師汪又絢擔任服裝設計。

這是繼話劇《麻醉師》榮獲“第十四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第十五屆中國文化藝術政府獎——文華大獎”雙項國家級獎項后,又一部力作。

“你知道啥是幸福嗎?幸福就是一輩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把靈魂安放在最適合的位置。皇甫村的這片土地,就是我的位置。”舞臺上,柳青擲地有聲。舞臺下,觀眾聚精會神。

該劇自上演以來,得到各方好評。讓我們聽一下來自各方的聲音。

吳義勤(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柳青對生活、時代和人民放歌的理想主義精神,還包括他扎根民間的現實主義精神,還有獨立思考的現實情懷,以及他堅實的人文立場,還有對文學的忠誠、對美的敬畏、對藝術的無限求索,在劇里都有具體的表現。該劇劇情設計很抓人,也很緊湊,構思也很巧妙,把柳青的《創業史》故事情節融入了現實生活情節,讓小說中的人物走到柳青身邊,和柳青共同發生故事,發生碰撞。這既是對柳青的塑造,也是對《創業史》的再創造和闡釋。

劉平(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我認為話劇《柳青》成功了,這是一部激動人心的劇作,演出具有震撼人心的效果。話劇《柳青》的成功是一個綜合性的、整體的成功,情感上非常順暢,讓人真正在獲得藝術審美享受的過程中對歷史、對今天、對人物、對國家、對命運、對事業等方方面面都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思考。話劇《柳青》的藝術成就,體現的就是深刻的時代性和與時俱進的現代意識。

王樹增(著名軍旅作家):這部劇是成功的,在舞臺上立住了,至少表現在三點。第一,現實主義戲劇的佳作。現實主義戲劇這條路,現在走得很艱難,從《麻醉師》到現在,西安方面做了大量的努力,話劇《柳青》又是一部現實主義杰作。第二,從主題上講,這部劇體現了信仰。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就是為老百姓謀福祉,《柳青》緊緊抓住了這個核心,這個核心也是柳青本人的信仰的核心。第三,舞臺呈現符合劇本的特質和內涵,演員隊伍很不錯,西安話劇院的隊伍具備這樣忠于藝術、投身藝術的品質。

傅勇凡(話劇《柳青》導演):在普通人印象中,農民生活總是充滿艱辛,但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農民也有他們的快樂。他們的生活可能困窘,但他們不缺乏真心性情。農民同樣有愛戀、他們的講規矩與好面子,這就是我理解的現實主義。

陳先義(《解放軍報》文藝部原主任):柳青自己曾這樣表述他的《創業史》,他說,“《創業史》是中國農民的苦難史,也是中華民族的奮斗史。”他筆下的《創業史》,帶著關中平原的泥土芳香,一出版當年就洛陽紙貴。直到今天,我們讀《創業史》依然可以被柳青對土地和人民的特殊情感深深打動。他是寫土地和人民,在寫作過程中,他自己真正成了土地和人民的兒子。如果說話劇《柳青》何以能催人淚下的話,正是因為作品把柳青的人生和《創業史》的故事以及皇甫村所折射的五十年代的農村生活有機地融合一起,寫出了一個作家與人民之間那種血脈相連的關系。

是啊,一部戲的成功何其不易,這份不易,正是藝術的現實擔當與可貴之處。正如柳青自己當年寫下的:“文學創作一定要有生活的真實,就是看有沒有這回事;還要有藝術的真實,就是看像不像這回事。要將二者天衣無縫地捏巴在一起,靠的是技巧。所以呢,作家的肩上壓著一根扁擔,一頭挑的是生活,另一頭挑的是藝術,而這根扁擔,就是寫作的技巧。”

就讓我們好好挑起這根扁擔。

編輯:燕青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 yuleba娱乐吧棋牌电游 七星彩中奖规则高清图 11选5怎么在手机上玩 赌场大小 7位数今日开奖号码 江西时时彩今天开奖号 怎么看mg游戏出不出分 幸运飞艇5分钟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彩开奖现场 新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