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江西省武寧縣畜牧局:誰在瀆職?
详细内容

江西省武寧縣畜牧局:誰在瀆職?

評論

 近日,有群眾反映,說江西省武寧縣一生豬定點屠宰場有屠宰病豬和死豬的情況,在很大程度上危及到食品安全,希望媒體予以關注一下。

      7月28日上午,經過暗訪后,發現給豬蓋章的不是檢疫人員,部分豬雙側耳朵沒有耳標或耳標孔,媒體來到武寧縣畜牧局核實情況。
      在武寧縣畜牧局三樓動監所辦公室,一個二三十歲的女工作人員過來,先給媒體索要采訪證,后來給媒體索要身份證。這名女子有點炫耀似的說,只要你有身份證,就可以查詢出來你的信息,包括你的開房記錄,乘車記錄等等。然后,這個女子就在媒體的旁邊開始用手機大聲打電話,“你們刑警隊憑身份證可以查一個人是不是記者嗎?”電話中,媒體清楚的聽一個男子說,可以。媒體拒絕出示身份證,說記者證是媒體開展工作的唯一合法證件,你們要查詢記者證,我全力配合,查詢記者證你們可以登錄中國記者網查詢,或者給市委宣傳部聯系核實。但這名女工作人員根本不聽,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說“對,記者證上也有身份證號碼”。說完極為蠻橫的奪過媒體的記者證就用手機拍照,拍照完畢就出去打電話。
      也僅僅就是十幾分鐘的時間,媒體到斜對門的三樓畜牧局局長阮長兵辦公室剛剛說了幾句話,這名給媒體證件拍照的女子就推開門向阮局長使了個眼色,說東西發到你的微信了。阮局長點點頭,好像知道了,接著馬上把身體和手機旋轉了一個方向,開始看手機。
   一會兒,阮局長的辦公室過來一個四五十歲的高個人員,這個高個人員對媒體說,“你不是河南的嗎?我也是河南的,別看你是記者,我不怕你。”
    接著姓章的動監所所長進來了,說,“那個剛才出去的人也是你們河南的,他就是今天值班的官方獸醫。”說完,又提出看記者證,又不顧媒體反對,用手機對著媒體的記者證拍了一下。
     在一樓大廳公示的該局工作人員公示欄里,媒體看到,今天上午奪過媒體證件拍照的女子叫張x萌,辦公室工作人員,手機號碼177xxx20521,動監所所長姓章。
    下午3點鐘,動監所章所長堅持讓媒體一起去屠宰場看當時的錄像,“省了讓你們再胡說八道”。媒體和阮局長章所長一起下樓,分成兩乘車,去屠宰場查看當時的錄像。媒體剛剛上二樓,就有一個低個、穿著花格子衣服的人多次對這媒體進行言語攻擊,甚至不停的用手指著媒體進行威脅,甚至要限制媒體自由。甚至在二樓的書記室,這個張老板充滿威脅話語,“你是河南的,來找事的吧,今天我說讓你走你走,不讓你走你走不掉”。說著,開始不停的打電話。“你們在什么地方,你們幾個開著車過來,多找幾個人,在大門口等著,別讓這幾個人走”。在這期間,一起來的局長阮長兵座在角落把頭扭往一邊一聲不吭,仿佛身邊發生的事情和他沒關系。動監所章所長也在一旁冷眼觀察,好像希望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出了屠宰場的大門,這個所謂的張老板不停的對著停在大路上媒體的車輛用手機拍照,還說“”我知道你是河南哪的,你的家我知道,你不用走,我的人一會就來”。媒體撥打武寧市環保局電話,要求查詢這個屠宰場的環評手續,并反映這個屠宰場仍在違規使用煤炭鍋爐,但環保局一直沒給回復。
    這個張老板肆意威脅媒體,是偶然還是必然?他不停的給外界打電話的那些人是什么關系?附近一個群眾告訴媒體,這個屠宰場所謂的張老板惡得狠,手下有一幫社會人員,經常尋洫滋事,采用暴力手段插手民間糾紛,威脅毆打附近群眾,導致附近的群眾敢怒不敢言,涉嫌違法犯罪。
      國家有關部門規定,公民的個人信息受到法律保護,沒經過當事人允許,利用不正當手段手段獲取他人資料信息,構成侵犯隱私權。公安人員沒有權利在無特殊情況下查公民的資料,屬于侵犯隱私權。如果私自傳播對他們造成影響,或者直接造成傷害,要付法律責任。公安機關內部工作人員,私自查閱公民個人信息并傳播給別人,造成了公民信息泄露的,該行為違法。公民可以向其所在上級公安機關紀檢督察部門投訴。
《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條 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為: (二)泄露國家秘密、警務工作秘密的,可以給予行政處分分為:警告、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開除。對受行政處分的人民警察,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可以降低警銜、取消警銜。對違反紀律的人民警察,必要時可以對其采取停止執行職務、禁閉的措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已經于2017年6月1日實施,違規查詢個人信息、查詢開房記錄、查詢家庭住址,查詢他人家庭情況等行為,都將涉嫌違法甚至犯罪。
      媒體的個人信息從畜牧局的張x萌強行拍照打電話后就開始泄露,并四處傳播。畜牧局的高個檢疫人員還沒有給媒體見面咋知道媒體是河南的?章所長咋知道媒體是河南的?屠宰場的張老板咋知道媒體是河南的?誰查詢的,都查詢了媒體個人信息的哪些內容?誰向外傳播的?動監所的張所長堅持要帶媒體去屠宰場看錄像的初衷是什么?是想自證清白,還是想借屠宰場的張老板的口威脅媒體?威脅媒體就把畜牧局的工作都做好了嗎?媒體來了解情況核實情況咋就成了胡說八道了?張萌給哪個刑警隊的民警打的電話?她和這個民警究竟是什么關系?她們中間有沒有利益輸送關系?這個民警都查詢了媒體的哪些個人信息,又是如何把媒體的個人信息傳播給畜牧局又傳播給屠宰場張老板的?這個民警對此應該負什么責任?
      對此事進展媒體將進一步關注。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 最新时时群发工具 福建十三水平台 3d赛车手机游戏 快速时时注册 快乐彩开奖结果 定位胆个位5码必中规律详解 玩十三水怎么包能赢钱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最新开奖号i 香港智能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任三遗漏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