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辛耀峰把6億公款借給高乃則,背后有啥故事?
详细内容

辛耀峰把6億公款借給高乃則,背后有啥故事?

辛耀峰為何要執意把6億公款借給高乃則,背后到底有啥故事?

2017-09-16

2017年9月16日,陜西省紀委宣布佳縣縣委書記辛耀峰接受組織審查。讓人們關心的不僅是他的落馬, 還有他在府谷縣主政期間借給私企老板的6個億還多的人民幣。他為啥要執意、任性借錢給私企老板?他的這種做法是否合適?是否有利益交集?

0.jpg

辛耀峰主持借款給高乃則6個億

2014年7月9日,由時任府谷縣長的辛耀峰主持召開府谷縣人民政府78次專項問題會議。

該會議是專題研究高乃則的公司、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借款事宜。會議紀要顯示:鑒于當前陜西興茂侏羅紀煤業鎂電(集團)有限公司資金周轉困難,為幫助企業渡過難關,保障公司正常運轉,縣政府決定收購府谷縣中聯礦業有限公司部分股權,因縣財政資金短缺,擬由縣國有資產運營公司向神華能源公司借款5億元,期限為6個月。

為保證該筆資金借款到期后本息全部順利償還,縣政府給神華能源公司作出如下承諾:如果縣政府不能按時還款,1,縣國有資產運營公司在榆林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間接分紅款抵扣。2,榆林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或者間接在府谷投資現付的收費款抵頂。3府谷縣國有資產運營公司在榆林神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1.457﹪的間接股權提供擔保。

但是,后來的收購股權卻演變成了直接借款給高乃則。

借企業6個億又轉手借給高乃則

7月23日,在府谷縣河濱路的友誼大酒店二樓,高乃則和府谷縣國有資產運營有限責任公司簽訂了借款合同。借款合同上寫著:根據 縣政府的專題會議精神。合同顯示:借款金額為6億人民幣正。借款日期為6個月,即從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1月22日。借款用途為:流動資金周轉。借款利率是府谷縣國有資產運營有限責任公司成本利率。雙方約定到期一次性還本付息。

同時,合同中還有高乃則的資產擔保條款。高的擔保都是以煤礦的股權和土地來擔保。而實際上當時的煤礦和土地已經不值錢了。 該借款合同唯一沒有的就是違約條款。


在同一時間和同一地點,高乃則又與府谷縣國有資產運營有限責任公司簽訂了抵押擔保合同。擔保的還是上述的煤礦股份和土地。

同日,雙方又連續簽訂了沒有署名日期的《保證擔保合同》。

三份合同看似嚴密,但實際上卻是一紙空文。因為當時的煤炭形勢急劇下滑,高乃則的煤炭帝國大廈已搖搖欲墜。

而當時的府谷縣財政也非常困難,為了給高乃則籌錢,縣政府向神華能源公司借款5億元,

在 《府谷縣人民政府專項問題會議紀要》第77次紀要 顯示,縣政府同時向神木煤業石窯店礦業有限公司借款1億元。兩項加起來,共借給高6億人民幣。這6億元相當于西部欠發達縣幾年的財政收入總和。

后來,高乃則也沒有按期歸還這6個億。府谷縣政府也未按擔保條約處置高的抵押資產。事實上,在相關借款合同簽訂之前,高乃則旗下多個公司股權均已被質押。實際上還借給高乃則5300萬,共借給高6億5千300 萬元。

府谷縣政府該給人家債權企業還的錢,都通過股份收益來相抵或其他方式還上了。這直接導致府谷縣財政幾乎處于坍塌狀態。公職人員的工資無法按時發出。因財政收支嚴重脫節,府谷縣當時已經呈現出“無法保工資、保運轉、保民生”的風險。2015年1至5月,該縣地方財政收入僅有3.47億元,每月只有不到7000萬元進賬。而根據測算,該縣財政開支的人員工資13.84億元,每月需1.15億元。

據報道:當地為了發工資, 只得挪用專款,“僅欠撥民政局城鄉低保、醫療救助、臨時救助等資金7433萬元”。另外,還挪用上級轉移支付資金5.2億元。

辛耀峰饒開程序沖破阻力任性的借款背后

辛耀峰在未經縣人大常委會批準、未經市委常委會討論決策的情況下, 召開一個政府辦公會議,就向企業借款6億再轉借給高乃則,這到底是為什么?


據說:因為要研究借錢給高乃則,府谷縣時任財政局長拒絕參加會議。財政局長在一次會議上與縣長辛耀峰當場大吵了一架,說要想讓我簽字非法出借財政資金,要么我辭職,要么把我免了。

后來,辛耀峰 便暗示紀委辦案人員調查財政局長的問題, 在財政局長工作過的新民鎮、煤炭局等單位調查,看能找到財政局長的把柄否,但是沒有查出問題,辛耀峰只好作罷,后來讓財政局副局長參加會議。在未調查出財政局長問題的情況下,又轉向調查其老丈人、已經退休的縣委副書記張富堂,但亦未查出問題。

實際上,辛耀峰還授意將 他縣上其他的國有公司的公款借給高乃則。 府谷縣煤炭總公司借出叁億元給高乃則;郭家灣煤礦借出叁億元給高乃則; 沙溝岔煤礦叁億元借給高乃則。形成了惡性的到債務關系。

辛耀峰還授意將公款借給其他人員: 京府八尺溝煤礦原礦長閆乃清在府谷縣政府原縣長辛耀峰的授意下,將公款私借給民企老板,數目如下: 1、恒源電廠老板王乃榮叁億元,2015年還了兩千萬;2、鎂業集團公司老板王伴肆仠萬元; 3、普宇集團公司老板高菲貳仠陸佰萬元。 教育基金會壹億元借給京府煤化公司老板石磊。現在這些民企包括高乃則如今已 再無任何能力還款。這些賬都又政府來兜底嗎?

在當地縣級人大常委會主任的工作報告中曾指出,由于財政出借資金9億元難以收回,不得不挪用上級轉移支付資金5.2億元以保證硬性支出。而全縣在不包含財政運營公司擔保的債務和國有企業貸款的情況下,仍有債務余額81.9億元。如今已經可能近百億。

這些出借的錢,辛耀峰能承擔連帶責任嗎?

對于縣政府“特殊方式”借錢給高乃則的目的?當地有公務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說: 解決民企龍頭的困難,有利于人員就業,也有利于地方稅收,進而有利于政府官員政績。這實在是皇帝的新裝。

高乃則有多大的臉,他為啥能借到縣政府的巨資?

從政府借得數億元,非同小可。有網友稱,政府的錢咋那么好借,能借給我點嗎?雖說戲謔之詞,卻讓人共鳴,無論國企的錢還是政府的錢,真不是想借就借,更別說 一借就是數個億元。

但高乃則如何可以辦到,他是何許人也?臉面居然如此之大?


在陜西當地,高乃則可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曾有“陜西首富”之稱。

他出身貧苦家庭,早早就輟學,以前是賣豆腐的,斗大的字不識一個,經常把“乃”字寫成“刀”,人送外號“高刀子”。后來,因為搞煤炭發家暴富,后涉足礦業、地產、供水、電力等行業,聚集了大量財富,其控制的陜西興茂煤業為當地民企龍頭。

2008年,高乃則以2890萬元的捐贈額,位列胡潤慈善榜第91位,同時也是當年唯一上榜的陜西富豪。搜羅其行善事跡,確有報道談及他樂善好施的一面,在助學、助醫、救濟貧困、安排社會就業等方面均有手筆。

也許正因如此,府谷縣相關部門和政府領導人才敢于、也樂于將錢借給高乃則。但是不是僅止于此,不得而知。

但是:問題是高乃則至今還未還上借政府的6億余的錢。

上任不到一年半就被調查

2016年5月,辛耀峰升遷至佳縣縣委書記, 5月20日 ,辛耀峰在宣布他任職的會上表示,堅決服從省委、市委的決定 , 在思想上警鐘長鳴,在行動上防微杜漸。工作高標準,生活嚴要求,時刻保持自重、自省、自警、自勵,清正廉潔,潔身自好。 同心同德、與時并進,敢于擔當、勇于作為,低調務實、埋頭苦干,一定把佳縣的工作干好,決不辜負組織的重托,讓省委、市委放心,讓全縣人民滿意。

2017年9月16日,陜西省紀委宣布佳縣縣委書記辛耀峰接受組織審查。至此,這位出生在陜北窯洞里、實際上在佳縣任縣委書記不到一年半的辛耀峰落馬。

他的落馬可能與他在府谷主政時有關,極有可能與他借給高乃則的6億元有關,也可能還有其他事情。

這里還有個小插曲值得一看:2017年3月,府谷縣要提拔一批干部,其中一個人飽受網絡質疑,他就是白慧泉,這次他要被提拔擔任鎮三站(經濟綜合服務站、社會保障服務站、公用事業服務站)站長。之所以白慧泉飽受爭議,因為他是前任府谷縣長、時任佳縣縣委書記辛耀峰的女婿。

2010年2010年辛耀峰任府谷縣長期間,臨時聘用為縣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2012年前后調縣委組織部工作。

2016年5月辛耀峰從府谷縣長的職位被提拔到佳縣任縣委書記。

2017年3月,白慧泉被考察提拔其擔任鄉鎮三站站長。使得網上直呼拼丈人的時代到了。

可見,辛并非只有借公款給私企老板這件事。


(來源:榆樹 陜西第一資訊)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