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基層工作人員態度曖昧 車主西安維權三月難撼“黑”修理廠
详细内容

基層工作人員態度曖昧 車主西安維權三月難撼“黑”修理廠

9月7日下午3時,來自蘭州的車主李先生滿懷希望的走進西安市雁塔區交通運輸管理站,他希望已由西安市工商局新型工業園區工商所受理、調解了兩個月仍未得到解決的投訴問題能在這里得到重視。當天,該站機動車維修管理辦公室主任飲酒后主持了一場所謂的“調解”工作,但其態度強硬,明顯偏袒無資質的維修商,車主的維權工作反而變得越來越復雜和艱難。

今年5月6日,李先生在途經西安市時,將自己的奔馳E200交于西安澤龍圓汽車美容服務有限公司更換了一套火花塞和發動機密封圈,之后密封圈偏位漏油、火花塞斷裂致發動機故障拋錨甘肅境內。從7月初開始,他先后到西安市工商、交通運輸部門反映維修商無資質非法經營,火花塞來源不合法、質量無保障等一系列問題。至今,這場持續了近3個月的異地維權工作讓車主花費了近十萬元,但維權之路實在艱難。

1931360412

疑似假冒的火花塞

914200093

澤龍圓公司修理門店

2090741564

工商所主持擬定的“三方協議”

493662299

雁塔區維管辦主任孟龍(右)承認飲用白酒后主持調解工作

小門店提供“4S”服務,奔馳更換零配件頻出故障

陜A59***車主李先生反映,2017年6月1日下午,其駕駛奔馳E200行至位于西安市高新區丈八四路的西安奔馳4S店檢修車輛,因4S店已下班未能進店。而與4S店一街之隔的西安澤龍圓汽車美容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澤龍圓公司)工作人員自稱所用奔馳配件均為原廠所產,修理工也來自奔馳4S店,經驗豐富。因急于趕往蘭州,出于對澤龍圓的信任,李先生便同意該店對其車輛更換了一套火花塞和密封圈。一系列故障由此發生。

在澤龍圓公司更換配件數日后,車行至蘭州時發現發動機艙冒煙,險釀自燃。蘭州奔馳4S店檢測后,認定是因發動機氣門密封圈裝置不到位或質量問題,導致大量機油泄漏遇熱而引起的。記者在奔馳蘭州4S店提供的賬單上看到,5月19日,4S店為陜A59***重新更換了氣門室蓋墊和火花塞密封件。車主說,僅此一項其損失達6000多元,但鑒于路途遙遠,聯絡不方便,此次他并未追究澤龍圓公司的責任。

7月2日,李先生駕車行至甘肅省甘南州境內高速路段時,車體突然開始抖動,動力嚴重不足。當天,車被拖回蘭州4S店。經技師檢查,認為發動機抖動是因為4缸火花塞損壞導致發動機缺缸。在更換火花塞后,故障仍未排除,店方建議拆解發動機進一步檢查。李先生說,澤龍圓公司給其車輛更換的4只火花塞在使用僅一個月之際全部溢出黃色油膩狀物質,其中一只前段磁環斷裂掉入發動機缸體,一只尾部破裂,4S店工作人員告訴他,從溢出物、破裂形態懷疑為假冒奔馳原廠的偽劣產品。

工商所調解兩月,維修商與供貨商推諉扯皮

記者接到車主的反映后,于7月6日隨同李先生帶著澤龍圓公司的維修單據和疑似假冒偽劣的火花塞到西安市工商局新型工業園區工商所進行投訴。該所所長以事兒太小、調解難度大、不好處理為由拒絕受理。

7月7日,澤龍圓公司告訴車主,他們的火花塞來自西安市海納汽配城。雙方遂一同趕往海納汽配城北區二層A-40商鋪,該經銷商稱火花塞是他從海納汽配城一名叫“胖子”的批發商處調來的。該經銷商通過一番電話溝通后表示,他也懷疑“胖子”的貨有問題,但卻拒絕提供“胖子”的店鋪信息。

7月10日,車主向西安市質監局高新分局反映問題,投訴得到重視。車主返回蘭州后,接到質監局工作人員電話通知,稱經部門間協調,最終由高新工商局受理此案,之后,新型工業園區工商所工作人員與車主取得聯系。

7月24日,車主再度從蘭州趕到西安催促各方盡快處理,但在接下來的一周時間內維權進度緩慢幾無成效。無奈之下,車主到西安市工商局反映問題,要求工商部門調查澤龍圓公司是否有汽車維修資質、海納汽配城商戶銷售來源不明的假冒偽劣奔馳車配件等問題。這兩個問題涉及的維修商和供貨商分屬高新區和蓮湖區工商局管轄。

經西安市工商局督促,新型工業園區工商所協調車主與澤龍圓公司于7月31日達成了車輛維修及賠償協議。協議約定由澤龍圓公司負責將故障車由蘭州拖運至西安市,由車主選擇西安市內任何一家奔馳4S店進行維修,費用全部由澤龍圓公司承擔。隨后澤龍圓公司與海納汽配城經銷商代表赴蘭州4S店查驗故障車輛,但因可能發生的高額維修成本,澤龍圓公司與海納汽配城多層供貨商之間出現扯皮現象,拖運和維修賠償工作戛然而止。此后澤龍圓公司向李先生打電話要求收購故障車輛,但并未有過實質性的商談。

9月4日,車主李先生再次從蘭州赴西安到新型工業園區工商所詢問。該所所長再次以該案復雜為由讓其到法院告維修商。之后,車主提出復印留存在工商所與維修商達成的“三方協議”,該所所長以該協議不符合法律規范為由拒絕提供,并以負責該案的工作人員休假為由,要求車主次日再到工商所,由工商所按制式文書謄抄一份加蓋公章后再提供。

在此過程中,車主指出,“三方協議”不規范也是因工商所辦案人員所致,該所長遂對車主大聲呵斥。

離開工商所后,該所辦案人員通過電話向車主李先生告知,工商部門在此案中僅能對澤龍圓公司存在的汽配件進貨不規范問題做出相應的處罰,但對消費者的損失無法提供保障,該工作人員并以汽車維修糾紛不歸工商部門管轄權為由,建議車主到西安市交通運輸部門投訴維護自身權益。

而對李先生反映的西安市海納汽配城銷售疑似假冒偽劣,來源不明奔馳火花塞的問題,至今沒有任何單位給予反饋。

交通運輸部門工作人員酒后使性子,車主維權反遭刁難

感覺在西安市工商部門維權的希望異常渺茫,9月5日,李先生撥打西安市交通運輸管理局96716投訴電話,并詳細反映了上述問題。隔日,對方答復稱,系統查不到澤龍圓公司維修資質相關信息,其可能涉嫌非法經營。建議車主到西安市雁塔區交通運輸管理站(下稱雁塔區交管站)投訴并進一步查證。李先生當日將該信息反饋到雁塔區交管站,該單位工作人員稱會立即組織人員查處。

9月6日,車主李先生來到雁塔區交管站車輛維修管理辦公室(下稱維管辦),工作人員張鑫稱執法人員正在澤龍圓公司檢查資質問題,隨后為其做了詳細的筆錄,并讓李先生提供索賠清單和疑似假冒偽劣火花塞照片等補充材料,次日待其領導上班后組織雙方進行調解。

9月7日上午10時許,李先生在趕往雁塔區交管站的途中接到張鑫來電,稱因澤龍圓公司負責人上午來不了,讓其下午3點再來。當日下午3時,記者與李先生同時到達維管辦,澤龍圓公司兩名負責人就坐,維管辦主任孟龍負責調解。

孟龍在向車主詢問了故障發生后維修相關問題,講解了掛在其身后墻上的《機動車維修管理規定》部分條款之后指出,由澤龍圓公司負責將故障車修好,可適當做出一些賠償。但澤龍圓公司負責人并不同意前述7月31日在新型工業園區工商主持下簽署的“三方協議”內容。記者發現,孟龍手腕上戴著手串,面色赤紅,說話時滿嘴酒氣,顯然是酒后狀態。在車主指出其酒后對待投訴問題草率、態度不友好,明顯偏袒對方等一些列問題后,孟龍便指出車主的投訴事項已超出時效、超過維修質保范圍、車主進行過二次維修等問題,“說白了,你現在找我沒用。”之后告訴車主:“你要達到你的目的,我是解決不了,是這,你現在去法院,看法院能不能幫你達到你的目的,你去找法院,行吧?”調解工作此時已變成調解員與車主無謂的爭吵,全過程中,車主多次提醒孟龍醉酒,讓其醒酒后再組織調解。調解工作最終在爭執中告終。

隨后,各方就澤龍圓公司是否具備機動車維修資質問題展開討論。

車主:澤龍圓公司是否有車輛維修資質,經營手續是否齊全?

孟龍:當時我沒去,但我們的人去了,人家確實提供了有資質。

記者:能不能將澤龍圓公司的相關資質復印件提供一套,讓車主到法院直接起訴?

孟龍:人家不可能給你,人家憑什么把這個東西給你?你是哪個部門的?

記者:那么澤龍圓公司的資質、證照是齊全的了?

孟龍:對。

車主:他的資質你們這里能確定是合格的嗎?是幾類的?

孟龍:他是個二類資質。

車主:那西安市交通運輸局為什么查不到他的資料?

孟龍:市局誰查不到資料?

車進(澤龍圓公司負責人):有我的資料啊!

孟龍:來你給我說,是誰查不到他的資料啊?

車主:你現在打電話他肯定查不到

孟龍:趕緊給我少說這些,我給你說,你再不懂行就給我出去,不要在這里說話。

孟龍隨后撥通西安市交通運輸局電話詢問相關事宜。

雁塔區交管站工作人員被指接受請吃

由于感覺遭遇不公平待遇,車主李先生撤回投訴材料離開維管辦,并稱要找紀檢部門投訴。張鑫接著車主的話音稱孟龍當日請假休息,不屬于上班狀態。孟龍隨后下樓追隨至車主面前,此時其態度突然發生逆轉,向李先生承認其中午飲酒,在調解過程中沒有顧忌到消費者的利益,言語中過多地 提醒了澤龍圓公司(規避責任)。

孟龍:早上我就把這個政策給他(澤龍圓公司)看了,你給人家修的什么項目,保質期多長時間多少公里……

對于澤龍圓公司是否有修理車輛的資質問題,孟龍一反前述肯定與強硬的態度,稱其資質和手續維管辦還沒有查清楚,并向記者和車主解釋了種種“導致查不清的因素”。

車主:澤龍圓公司的資質既然是二類,那市局為什么查不到?

孟龍:他們的那個店我也沒去,店名叫啥我也不知道,這些人有時候那個啥呢,店名怕跟他證照上的名稱不符。

車主:我給市局提供的是澤龍圓公司營業執照和發票上的名稱,怎么查不到?

孟龍:當時我沒去他們店里,我們下邊的人去的,當時我聽他們說了(含混中)……反正當時提供了個啥我不知道,我們確實是查了,這個(資質)確實是有。

車主:你說他拿的是別人的是吧?他的道路運輸證肯定應該是和營業執照上的名稱是一致的,不可能是其他名稱。

孟龍:這個問題你們不要管,我們肯定要查清楚,比如說他用了別人的,我們該處罰他就處罰他。

車主:我關心的是,他既然沒修車資質,為什么敢修我的車。

孟龍:這個問題我給你說,這兩天我們一定要把他搞明白,如果他那邊有問題,我必須是要讓他來的。

車主:這個你們系統上一下子就能查清楚啊?

孟龍:我給你這樣說,假如你這個維修廠剛從那個地方搬到現在這兒,這個沿用是允許的。

車主:即便如此,但他的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都變過來了呀?

孟龍:你聽我給你說,他這個變更不是一下子都變更過來了,你得給人家時間,目前就是要調查這個問題。

車主:那你們現在查到的是什么名字?

孟龍:我給你說,這個我還沒有去細細看這個問題。是這,我今天還有其他事情,我明天把這個問題必須搞清楚。搞清楚之后,如果他那里有問題,我會叫他來,對他說,你看是這,你給人家把車修好,該補償的補償了,如果不按這個辦,那我給你說,那就對不起了,我們該罰款的罰款,你給人家該修車修車,你跑不了,要不然你這店開不了。

車主:你喝了酒也許會感覺不到,你今天說的直接是保護對方的話。

孟龍:我知道,如果我今天沒喝酒,我還是會給你說這些,規定在這里放著呢,咱按規定來。但今天我可能沒考慮到說了一些對方不知道的一些事。

車主:看出來你的酒量還不小。

孟龍:關鍵我今天喝的是白酒,一喝他就上臉……咱不說這個問題了,我明天一定要把這個問題查清楚,我會給他說,你一定想辦法把人家的車修好。

記者:請問您的職務是什么?

孟龍:我就是這個辦公室的主任。

之后,孟龍借口出去辦事離開了雁塔區交通管理局大院。

車主李先生認為,當日他進維管辦辦公室時就感覺孟龍酒氣噴人,湊巧的是澤龍圓公司在座的年輕女性負責人也是飲酒后的狀態,一身酒氣(記者現場未能核實);其二,7日上午10時,張鑫電話告知車主澤龍圓公司負責人上午趕不過來,但孟龍卻說其在當日一早就在維管辦接受調查;其三,9月5日維管辦張鑫接到車主電話投訴時稱,會立即安排人員查處澤龍圓公司的資質,6日上午在其辦公室又答復,工作人員正在澤龍圓公司現場查證資質。7日,孟龍與張鑫一致稱澤龍圓公司手續齊全、資質完備,隨后在院子里孟龍又稱其資質和手續還沒查清楚,并假設了種種不可能存在的條件。

李先生指出,機動車維修企業的資質只需查閱電子存檔資料幾分鐘即可得知,而雁塔區交管站歷時3天對此問題仍態度含混,遮遮掩掩。況且西安市交通運輸局此前經過系統查詢無法找到澤龍圓公司的相關資質,更應該引起雁塔區交通部門的重視。但在當日的調解中,孟龍與張鑫向消費者施加壓力,故意隱瞞澤龍圓公司沒有機動車維修資質的事實,處心積慮為一個“黑”修理廠辯解,幫其推脫責任。

消費者欲向紀委投訴, “黑”修理廠才露真相

9月7日下午,車主李先生向西安市雁塔區交通運輸局辦公室投訴孟龍及雁塔區交管站相關人員袒護澤龍圓公司的問題。

8日上午,車主再次到該局辦公室反映問題,并告知該辦公室工作人員,如該局繼續無法核實澤龍圓公司的相關資質,其將向雁塔區紀檢部門投訴。辦公室人員稱局里一早召開會議后已組織人員調查澤龍圓公司資質相關問題。當日下午,該辦公室電話回復李先生稱,經查,澤龍圓公司的機動車維修資質是無效的。然而在給出這么一個答復之后,截至9月20日,雁塔區交通運輸部門再未聯系過車主李先生。

9月18日一早,記者到雁塔區交通運輸局了解車主李先生反映相關情況,辦公室人員稱局長當日開會,讓等候電話通知。但截至次日上午未回應。

車主李先生指出,如果澤龍圓公司的機動車維修資質是無效的,那么其提供的機動車維修服務顯然是非法的,而這樣一家“黑”修理廠卻在與奔馳4S店一街之隔的臨街門店長期從事非法經營,以提供“4S”服務拉攏車主。而其大型維修設備長期存在也未被西安市工商和交通運輸部門發現和查處,甚至在消費者投訴數月來仍被這些部門隱瞞,其身后有何種背景?而對消費者反映的西安海納汽配城經銷商不能提供商品合法來源與產品合格保證為何遲遲得不到工商部門的重視?

目前,車主李先生仍走在漫漫維權路。對于該事件的進展,記者將進一步追蹤調查。

【評論員文章】

西安“問政”難撼基層個別單位工作遺風

在西安市繁華街區,一個沒有機動車維修資質的“黑”修理廠在4S店附近公然開展著汽車維修活動;幾個來路不明的火花塞和密封墊,導致車主車輛嚴重受損。甘肅籍車主李先生三個月來多次從蘭州到西安往返維權,花費了大量精力,付出了高昂的維權成本,其向有關部門投訴的問題卻遲遲得不到重視。

西安市工商和交通部門基層單位的個別工作人員為官不為、工作低效、環節梗阻等工作作風中的突出問題,在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主政西安后強力推出的電視《問政時刻》中飽受批評。

其一、在今年6月8日第六期《電視問政》開播中,西安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書記、局長任立新在內的交通系統的14位負責人在直播現場,接受360位市民代表及嘉賓質詢。當期問政西安交通運輸系統的不滿意率達到了75.12%, 滿意率僅有24.88%。

其二、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在一次全市領導干部大會上,現場指示播放《每日聚焦》欄目,依據一則在西安市民的朋友圈中流傳的題為《在西安,去工商局辦個事有多難》的文章,再現了作者控訴自己在工商分局辦理業務時的種種“遭遇”。

《問政時刻》這檔電視節目,是王永康書記在古城西安掀起的煙頭、廁所、行政服務效能“三項革命”后“刮”起的真正風暴。該問政節目充分發揮了人民群眾和新聞媒體在政府行政工作和作風建設中的監督作用,為有效解決‘慵、懶、散、空、玩、奢’及系列工作作風中的突出問題起到了一定作用。

隨著西安電視臺兩檔輿論監督節目對政府工作推動作用的不斷顯現,王永康書記指出,“要讓《每日聚焦》和《問政時刻》,一起形成西安廣播電視臺品牌欄目,問出一股‘清風’”。同時,配套電視問政的問責力度,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水平,從原來的被問政單位內部問責,變為市紀委問責。

然而,西安市工商部門、交通運輸管理部門基層單位個別工作人員在“問政”實施近一年時間后,對消費者除了推諉就是刁難,對消費者反映的問題不查不反饋,懶政思維依然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10日,西安市工商局聯合工商蓮湖分局,對電視問政中曝光的海納汽配城進行了全面的檢查。聯合檢查組首先對《問政時刻》欄目曝光出售假機油的店面進行了檢查。在檢查中,執法人員要求商家現場掃描二維碼,確認產品真假。檢查組要求工商蓮湖分局,今后要加強對市場檢查的頻次,加大執法力度,特別要檢查商家進、出貨臺賬,認真確認產品發票,合格證的真偽。

據早前新聞報道,蓮湖區公安機關2012年就查處過西安海納汽配城大量假冒豐田汽車配件大案,涉案資金百萬元以上。

從上述已經公開報道的案例中可以看出,西安市海納汽配城是有過多次銷售不同類別假冒汽車配件先例的,西安市工商部門對消費者投訴的涉嫌假冒汽車配件的查處是有法可依、有跡可循、有技術支持的,但今天面對消費者李先生反映的西安海納汽配車銷售假冒偽劣的奔馳火花塞問題已有三個月,卻沒有得到其基層單位的高度重視,沒有對消費者投訴的問題做任何形式的反饋,這不但損害了消費者的權益,也打擊了其投訴的積極性。

編輯:大寶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 山东体育频道在线直播 澳洲幸运十免费计划 新时时平均期销售量 玩现金棋牌 微彩吧App 时时彩个位杀号100% 新时时彩五星遗漏 3d开奖公告 电子游戏指的是什么 加拿大28会提前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