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福建省泉州一街道辦事處出爾反爾 投資商蒙受巨額損失
详细内容

福建省泉州一街道辦事處出爾反爾 投資商蒙受巨額損失

 



       一項響應政府“閩商回歸”號召的惠民工程,卻接連遭遇停水、斷電危機,直至一紙文書收回土地——尚處征遷公告的行政訴訟期間,福建泉州江濱體育公園卻遭遇了強拆。

        泉州豐澤區泉秀街道辦事處堅稱:“因市政府建設晉江下游生態整治項目,其單方面終止合同屬‘不可抗力’,不需賠償。”


閩商回歸投資家鄉

       9月7日上午,像往常一樣前往泉州江濱體育公園鍛煉的市民目睹了一場強拆。由豐澤區泉秀街道辦及農林水局、公安局、城管執法局等多部門組成的工作組,帶領250余名拆遷人員正對公園內的市民游憩設施實施破拆,試圖阻止的園方員工被警方拘留。此前江濱體育公園業主方已針對征遷提起行政訴訟。

       早先,位于泉秀街辦轄區的公園所在地塊屬防洪堤外灘滯洪控制區域,這片河灘地塊上擠滿了破舊的廠房、墳墓、沙場、養殖場等,衛生狀況極其惡劣,嚴重影響著附近居民的生活起居。

       2000年初,泉州市政府大力倡導“閩商回歸”,將開發江濱公園所在地作為重點利民工程,希望召集閩商投資建設,以提升泉州城區景觀形象,滿足市民休閑娛樂需求,提高居住品質。

       為響應政府號召,支持體育公園的建設,2003年9月4日,心系家鄉的回歸閩商共同組建了泉州市海濱旅游休閑有限公司(下稱“海濱公司”),林聰遠任法定代表人,公司于2003年10月22日與豐澤區政府泉秀街道辦事處簽訂《承包管理合同書》,由豐澤區人民政府予以鑒證,合同約定由海濱公司承包江濱體育公園的開發建設工作,總承包面積為509畝。

       然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是,這片應政府號召由荒地變為公園的土地,幾年后又在當地政府的手中再次淪為荒廢雜亂之地,而在政府強拆的背后,海濱公司數億元投資卻“打了水漂”。

       “當時,考慮到公園的定位是利民工程,經營期間就不能收取門票,因回報周期太長,所以我們約定的承包期限是60年。”林聰遠說,海濱公司的投資回報主要靠出租場地、出租店鋪。

       合同簽訂后,海濱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與人力進行開發,并高薪聘請上海專家對公園進行規劃設計,先后遷移出1000多個墳墓;聘請農林專家對土壤進行改良,以增加樹苗的成活率;投資建設停車場、休閑廣場、健身路徑、噴泉廣場、水泥路面、自行車漫道、避雨走廊、足球場、籃球場、溜冰場、游泳館、游樂場、高爾夫球訓練場、江濱馬術俱樂部等體育項目,將江濱體育公園建設成了一個集體育運動、休閑健身、旅游觀光為一體的綜合性公園。

       根據建設發展需要,海濱公司還組建了運營團隊進行大量的招商運營工作,以達到提高效益并反哺公園維護建設的目的。據江濱體育公園負責人介紹,公園建成后,市民、省體育局領導、市區領導等對海濱公司的投資建設工作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充分認可了海濱公司的融資建設、管理運營工作,建成公園是為社會、為市民、為環保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政府單方面毀約


       然而,令海濱公司幾位投資人沒想到的是,早于2013年,泉州市人民政府就作出市政府(2013)79號會議紀要,“基于景觀整治需要,擬征收包括江濱體育公園在內的多處地塊,該征收計劃于2014年中旬基本提上議程,期間街道辦、相關部門多次前來江濱體育公園口頭通知征收事宜。”

       記者看到,《承包管理合同書》第八條約定顯示:“如甲方(泉秀街道辦事處)單方提前終止合同履行,應委托有關部門進行公園財產評估,一次性賠償乙方(海濱公司)的經濟和經營損失。”

       據悉,海濱公司就相關的經濟賠償問題多次向泉秀街道辦、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提升豐澤區建設指揮部、豐澤區政府、泉州市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提升建設指揮部等處發函,要求對公司財產進行評估、向海濱公司出具相關的征收計劃,以便于海濱公司配合征收工作的開展,但均得不到任何單位、部門的回應。

       當地政府為推進征收工作,自2015年底開始,泉秀街道辦事處直接與公園內各商戶接觸洽談。

       “街道辦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找公園商戶談賠償,趕走了所有商戶。”林聰遠說。

       2016年2月16日,在征收決定、征收補償方案未公開告知的情況下,公園內突然出現“關于征收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提升項目土地及建筑物的公告”,署名征收主體為“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提升豐澤區建設指揮部”。公園內所有的公共設施、建筑物、圍墻都被噴上大大的紅色“拆”字。

       同年2月19日,泉秀街道辦以市政府(2013)79號會議紀要為依據,向海濱公司發出《關于終止江濱公園承包管理合同的通知》,在不對海濱公司進行相關的經濟損失賠償的基礎上解除合同。

       海濱公司投資落地之時,政府正下大力推行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PPP項目,海濱公司認為江濱公園的投資模式類似,據此,海濱公司特向市政府發文建議由海濱公司作為社會資本承接體育公園的景觀整治工作,可惜,每一次提議都石沉大海。

      海濱公司負責人林程生對此表示不解:“政府推進PPP模式,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公共項目的建設,我們本身就是典型的社會資本,有能力也有意愿參與新的濱江北路景觀提升建設,但政府就是不予理會,執意收回我們剩余年限的經營權,要另起爐灶,引入新的社會資本,用意何在?”

       2016年5月,海濱公司向泉州市中院提起訴訟,訴請確認豐澤區街辦單方面解約無效。


停電斷水違法強拆  

       2016年3月25日,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提升豐澤區建設指揮部下發通知,要求自來水公司、供電公司自3月31日起,停止對江濱體育公園的自來水、用電的供應。

       正當公司因征收事宜已經導致經營困難、損失巨大時,在未與海濱公司簽訂征收補償協議、江濱體育公園內財產的評估結果未出,甚至未獲得法院強制拆除決定的情況下,泉秀辦事處、燈星社區又于4月7日,帶領60多名城管,對公園內的溜冰場、密室逃脫、準心娛樂等3家商戶進行強制拆除。

       “公園斷水斷電后,大批樹苗死亡,公廁不能及時清潔,游客又到處投訴,公園夜間路燈照明系統全部癱瘓。”林聰遠說,因斷水斷電,公司的綠化保潔工作、安保工作不能有效開展,導致公園內衛生臟亂差、雜草叢生,導致來公園散步的游客人身財產安全不能得到保障。

       2016年6月,海濱公園一紙訴狀,將泉州市豐澤區人民政府告上法庭,要求確認針對江濱體育公園的征遷行政行為違法。

       但就在行政訴訟尚在進行期間,再度發生了前述強拆。

       2016年9月13日,豐澤區副區長黃琪金、泉秀街辦負責人接受了記者的采訪。

       擔任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提升豐澤區建設指揮部總指揮的黃琪金稱濱江北路景觀整治是泉州市的一項重點工程,濱江公園需根據統一規劃統一建設。但泉秀街辦和水利部門負責人又稱強拆和景觀整治無關,是對影響行洪的違建進行依法拆除。

       面對“為何在行政訴訟期間執行強拆”的提問,相關負責人稱,“依據行政處罰法,行政訴訟不影響處罰”。

       但據《行政強制法》第43、44條規定,除緊急情況外,行政機關不得在夜間或法定節假日實施行政強制執行。也不得對居民生活采取停止供水、供電、供暖、供氣等方式迫使當事人履行相關行政決定。而且強拆必須是在行政機關履行了公告義務,當事人未在法定期限內自拆,也未申請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的前提下,才能由具有執法資格的人員執行強拆。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楊立新認為:第一,政府應當信守合同,海濱公司于2003年10月22日與豐澤區政府泉秀街道辦事處簽訂《承包管理合同書》,政府就應當信守合同,不得任意解除合同。第二,政府如果有公共利益的原因,需要解除合同,也應當依照《合同法》的規定,對海濱公司因解除合同造成的損失,予以補償,而非該街道辦事處所說“不可抗力原因而不予補償”,必須實事求是地予以補償。

       截至發稿時,公園仍處于斷水斷電的狀態,政府方面也無相關人員與海濱公司進行對接洽談。作為一家依法成立、合法經營的企業,海濱公司已陷入水火之中,困難重重。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 21点游戏下载安卓版 彩票网 内马尔达席尔瓦 pk106码倍投方案 北京pk10全天计划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 pk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天津时时开奖直播版 红中时时彩计划安卓 彩票代理是怎么返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