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國有土地“一女二嫁” 維權之路步履艱難
详细内容

國有土地“一女二嫁” 維權之路步履艱難

漢中、兩級政府同成被訴

      ——法院立案、久拖不判情形如同六年前,耐人尋味!

      (中國聯合商報 黃強、周微漢中報道)一宗建設用地被漢中市政府巧奪并侵占,企業在長達六年的維權討要中卻至今未果。在投訴無門、叫苦連天中,依舊感受著政府的習慣性“爽約”。面對摁有兩級政府大印的協議、市國土局的承諾書,東義公司老總仍是一臉的沮喪和苦笑。為此,在二度提起的民告官的行政訴訟中,法院立案后卻依舊采取擱置、并長達一年多不予判結。發生在陜西省漢中市的這種“慣性”現象著實耐人尋味!

      的確,漢中政府病了,難道漢中法院也病了嗎?

      禍起蕭墻 東義公司的前生今世

      六年前,城固縣東義房地產開發公司(以下稱:東義公司)、依法取得了位于漢中市益州路的30余畝建設用地的國有土地使用權。正當進行開發之際卻被當地政府橫加阻擾,以不予辦理施工許可等手續迫使其退出。原來,該宗地竟私下又被當地政府許諾給了另一財大氣粗的某投資集團。這種國有土地“一女二嫁”的違法行為令東義公司在驚愕之余,卻又無奈地走上了長達六年的馬拉松式維權之路。

      企業在繳納了土地出讓金、各項規費并依法取得了國有土地使用權后,當地政府卻又明示東義公司放棄該宗土地、交由他人整體開發。東義公司的股東們在百思不解中感悟著、難道其中真的隱藏著什么貓膩?為何要侵害企業利益并置《行政許可法》于不顧,并因此在東義公司上下引起了一致的反對。

      東義公司、王瑞祥董事長對政府所謂的協議書、承諾書表示已不敢相信。

      《行政許可法》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依法取得的行政許可受法律保護,行政機關不得擅自改變已經生效的行政許可。

      可見,當地政府的做法已顯然違法。雖經多方奔走呼吁,終因不敵政府強勢、維權依然未果。做為民營企業的東義公司,為這塊建設用地先后籌資并已付出數千萬元,而政府一句話給企業帶來的卻將是滅頂之災!在萬般無奈中,企業一紙訴狀將漢中市政府告上了法庭。而行政訴訟本應自立案之日起的六個月內審結、由于政府的行政干預,案件卻久拖不判。此事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并介入,或許當地政府迫于輿論壓力才不得不收回成命。后經協商最終企業撤訴,益州路的這塊建設用地才得以物歸原主并由東義公司繼續開發,這也更為漢中各利益攸關方所始料未及。

      為什么說已許諾給東義公司的宗地卻又被政府“一女二嫁”了呢?在東義公司提供的網頁截圖上,記者看到了標有日期、位置、企業名稱(宗地號)、土地用途、供地方式等相關記載。該記錄已充分證實了當地政府的行政違法事實。

      在東義公司已取得益州路上的該宗地北側、也正是漢臺區政府“和諧春天”保障房項目。其開發商正是漢臺區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并對東義公司的這塊宗地覬覦已久,曾也有人放出過其“志在必得”的豪言壯語,王瑞祥董事長如是說。

      2011年11月14日,由漢中市人民政府統一征地拆遷出讓辦公室(簡稱:市統征辦)牽頭并做為甲方與東義公司(乙方)、漢臺房地產公司(丙方)、以及鑒證方漢臺區人民政府,共同簽署了《土地使用權收回置換協議》。其中規定:為保證“和諧春天”保障性住房項目的全面開工,按期完成,由甲方(市統征辦)申請政府將乙方在漢寧路中心線以北的5.16畝土地,置換給丙方的漢臺房地產公司。甲方從丙方的“濱江麗園”商品房項目用地中割出15畝土地,通過協議方式出讓給乙方。協議出讓土地及立項、選址手續由甲方負責辦理,并在2012年3月底前完成供地。

      置換協議中還特別規定:東義公司如逾期向丙方移交土地、每逾期一天將被扣罰一萬元,而東義公司在履行協議中說一不二并無可挑剔。倒是有關政府的承諾卻在長達六年多仍未予兌現。

      因政府言而無信、對承諾的事情并一再爽約,后經有關媒體介入并一再要求下,漢中市統一征地拆遷出讓辦公室主任鐘智勇親自允諾、并出具了加蓋著政府公章的書面承諾書,其中載明2013年8月5日前落實完所有承諾事宜。

      2013年5月24日,在時任市委常委、副市長王隆慶的主持下,召開了第44次專題會議。其會議紀要顯示:“按照協議,確應給東義公司另外補充土地,東義公司提出的經濟損失也確屬實情”。

      六年多過去了,由政府參與并簽訂的各項協議、承諾至今卻不予兌現,企業5.16畝土地仍被無償的侵占。東義公司王瑞祥董事長不無感慨地說:對于房地產開發企業來講,耽誤時間或錯過商機,給企業造成的損失將無疑是致命的,我們為該項目每天都在承受著巨大的融資成本壓力。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用于給所謂的保障房項目置換的5.16畝土地,至今連基本的購地出讓金都未能收到。六年來,我們還將為此承受著高額的民間借貸利息。說是置換、一晃六年了卻仍未兌現,這其實跟“搶奪”有何區別?

      東義公司深知,以其自身力量遠不能與各利益攸關方或政府的強勢抗衡。但記者卻也看得出,東義人骨子里的那種倔犟卻仍顯得有些桀驁不馴。面對記者的某種擔憂,王瑞祥董事長卻厲聲道:“怕啥?我們又沒犯法,要說犯法的是政府、是法院!”

      漢中市政府會議紀要也并沒有能解決東義公司的問題。

      法院立案 久拖不判、情形如同六年前

      六年后,在投訴無門、協商未果與無奈中,東義公司又再次將漢中市兩級政府告上了法庭。不料,自立案至今已長達十六個月之久,法院仍久拖不判、未予審結。

      行政訴訟立案至今已十六個月之久仍未審結,在漢中法院好像已是常態。

      陜西修業律師事務所劉琳律師面對記者:“行政訴訟應自立案之日起的六個月內審結,如確需延長的也應由高院批準,漢中法院并無權延長審結時間。劉琳律師并認為:在行政訴訟中,也即民告官;由于兩者的地位及身份不同、一般來說并不適用于調解。”東義公司也深知:維權依然艱難且任重道遠。

      那么,在這兩漢三國的發祥地,眼下又將演繹的是法制社會、還是人治漢中?是法院說了算還是政府說了算呢?而當年主政并親自干預此事的官員如:時任市委常委、漢中市副市長王隆慶,已另行任職為市政協主席;市統征辦原主任鐘智勇,這個曾親口允諾解決東義公司問題的關鍵人物,先后已榮升至國土局副局長、不動產登記局局長。但凡提到有關東義公司的事,對外卻一概會“退避三舍”。

      其實,對于東義公司目前所處的窘狀也正如記者所料:如有人找上門的時候,政府完全可以說:“已經進入了訴訟程序,現在只能等待法院的判決結果,法院怎么判就怎么執行”。還一副冠冕堂皇的說辭似乎也很有道理。而法院呢?卻久拖不判,每次詢問都有一個同樣的回答:“請耐心等待”,而事實就是如此。如果不是行政干預司法、能有這種局面嗎?對結果明眼人都知道。東義公司一位姓衡的老者(股東之一)說:“政府欺人太甚,一定要討個說法才行。我們已經做好了隨時上訪的準備,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后記

      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漢中市政府有必要為置換給“和諧春天”保障房項目的5.16畝土地而曠日持久的與東義公司較勁嗎?我們知道保障性住房是屬劃撥土地、而東義公司的5.16畝建設用地是已繳納了土地出讓金的,兩者的土地使用性質并不相同。這樣以來又不禁給我們帶來了如下疑問:

      一、“和諧春天”既然屬于保障房項目、也就是說政府才是該項目的主體。那么,被置換的5.16畝土地和漢臺區房地產開發公司又有何實質性關系呢?

      二、“和諧春天”保障性住房項目,尚在未竣工時就已公開對外售賣(含任何人),其項目性質早已令人產生質疑!

      三、難道所謂的“和諧春天”保障房、實際是打著保障房旗號的商業性地產項目?

      四、“和諧春天”保障房項目的各利益攸關方究竟是誰?

      五、東義公司被置換給“和諧春天”保障房的5.16畝土地,緣何由漢臺區房地產開發公司買單、而并非項目主體的政府?

      看似一樁簡單的土地侵權、維權糾紛,其實背后蘊藏著博大精深的“太極”套路、并被當地政府玩的游刃有余。旁觀者又豈能在云山霧罩中看得清楚?

      ——歡迎繼續關注后續報道。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