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陜西延安:包茂高速警車追堵“偷油車”事故背后的賠償迷局
详细内容

陜西延安:包茂高速警車追堵“偷油車”事故背后的賠償迷局

微信截圖_20180116164136.png

 一起本該是一次正常的警察跟蹤涉嫌“倒賣原油”車輛的執法行動,卻演變成了一出高速公路上危險追車,導致涉案車輛車毀人亡,警車翻車警員重傷“兩敗俱傷”的結果,讓執法者與被執法者間的道路安全事故,變得爭議連連。

 這起事件不但在當地引發了“警察涉嫌違法執法”的質疑,亦引發了涉事延長石油股份南泥灣采油廠原油為何會被私人販運的質疑。2018年1月初,《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實地調查發現,該起看似簡單的“交通事故”背后隱藏了多個迷團。

 負責支付死者巨額賠償的延長油田股份南泥灣采油廠

 警車高速路上圍堵“拉油車”

 2017年12月9日15時許,陜西省延安市安塞區的李紅梅接到一個令她震驚的電話:“你老公出事了,人在醫院。”隨后李紅梅與親屬急匆匆地先后趕往安塞區人民醫院,但卻在醫院的太平間見到了已經死亡的丈夫薛存存。李紅梅當場昏厥。

 遭此悲劇打擊的李紅梅事后才知道,丈夫薛存存是出車禍身亡的。在隨后的了解中,她知道了這場車禍的一些情況。原來當天早上7時許,丈夫薛存存駕駛著一輛倉欄式貨車(陜AF8704)由延安往西安方向行駛,車在包茂高速公路甘泉路段時,被隨后的延安公安局永坪分局松樹林派出所兩輛警車前后“夾擊”,導致車輛失控與一輛警車發生碰撞事故。路人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一輛貨車與一輛警車分布一前一后側翻在高速路面上,另一輛警車則停靠在應急道上。

 據李紅梅及家屬講,該事故直接導致其丈夫當場車毀人亡,而一輛警車上的一名警員也受了重傷。李紅梅的親屬說,家里人只知道薛存存從2017年4月起受雇于劉龍龍、鄭軍娃、張全有等三個“油老板”開拉油貨車。往返一趟延安、西安給1500元的工錢。出事后,聽別人說劉龍龍等三人是販賣黑油(倒賣來路不正的原油)的。而事發后涉嫌倒賣原油的三個老板劉龍龍、鄭軍娃、張全有不知所蹤。

 據延安市高速交警大隊宣傳科費王鑫介紹,該大隊民警只是按照普通交通事故在處理該起事故。目前掌握的情況是,松樹林派出所主任科員賀東雄、警員張德瑞駕駛“陜J2118”警車,警長馬季駕駛“陜J1756”警車,都出現在事故現場,警車翻車,拉油貨車車體幾乎散架。而該起交通事故的責任認定仍未有確定結論。

 延安市公安局永坪分局副局長馬曉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松樹林派出所負責受理油田區域偷盜及倒賣原油案件等。賀東雄確實是該局干部。該位主管副局長還稱:“目前交通事故案件已經由高速交警方面在辦理,而事故現場查獲的約7噸原油的來路,以及其是否涉嫌非法倒賣等的案件,正在偵辦中。”

 事實上,該起事故在當地引發爭議的是,警察為什么在高速路上追車?執法與 “保障自身安全及嫌疑人安全”該如何平衡?對此,上述副局長未作回應,只是稱:“是否是警察在追拉油車,目前還未有結論。”

 有法律專業人士指出,警察的天職是保障人民生命及財產安全,尤其是警察應當可以預見到,在高速公路上追堵車輛,可能導致嚴重的交通事故,會危及自身及嫌疑車輛人員的安全。

 2017年8月23日至24日召開的“陜西省公安機關執法規范化建設提檔升級現場推進會”上,陜西省公安廳黨委委員、副廳長向書茂強調:“嚴格做好督導檢查,并就執法規范化建設短板問題為重點,第一時間列出清單、明確責任、限定期限、掛賬整改。對停滯不前的單位、落后倒退的單位特別是因執法問題引發的重大安全責任事故等情況將嚴肅問責。”

 事故未認定背后的賠償謎團

 截至發稿時止,延安高速交警仍未對該起警車與拉油貨車在高速路上造成傷亡的事故,給出正式的事故認定;但延長油田股份南泥灣采油廠于事發一周后已與死亡司機家屬簽定了一份《賠償諒解協議書》。延安高速交警大隊宣傳科上述負責人表示:“目前該事故的民事賠償已經完成,但事故責任認定還在界定中”。

微信截圖_20180116164253.png

 延長油田股份南泥灣采油廠與薛存存家屬簽訂的《賠償諒解協議書》

 記者在一份由上述事故雙方家屬及代表簽定的協議看到,該協議甲方為:延長油田股份南泥灣采油廠;乙方為薛存存家屬代表。該協議第一條約定,甲方一次性賠償乙方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一切損失,包括但不限于醫療、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撫養人生活費及精神損害撫慰金、處理該事故的一切支出等所有費用,共計98萬元。

 該協議第三條稱:

 “駕駛員張德瑞、賀東雄對造成薛存存死亡的行為深表悔恨和歉意,乙方對張、賀兩位也表示諒解,在收到上述款項后,乙方不再追究張、賀的刑事、民事、行政等一切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該協議簽定甲方被寫為南泥灣采油廠,但落款處并未加蓋公章,只有兩位代理人簽名。對此,南泥灣采油廠黨辦劉一國回復記者稱:“未蓋章,是該廠財務及領導的意思。”對于該起事故為何由南泥灣采油廠負責支付賠償,劉一國未做回應。

 延安市公安局永坪分局副局長馬曉清證實,該局僅在業務上對松樹林所進行管理指導,人事上只任命負責人;而其他人員的人事及工資等均有油田公司負責。也正因為如此,油田公司下屬的南泥灣采油廠對上述事故身亡的薛存存進行了賠償。

 盡管已經拿到部分賠償,但薛存存的家屬還有諸多未解的謎團:上述貨車所拉原油的來源是否從延長油田股份公司所屬的油井流出?其拉油車三個老板與采油廠是什么關系?為何采油廠要對上述事故進行賠償?

 對上述疑問,延長油田股份公司宣傳部任小輝部長向記者表示:“公司還不知道南泥灣采油廠的上述賠償情況,此事還得具體調查了解”。在任小輝看來,上述案件或涉及到刑事責任,還需要警方最終的調查結論,才能回答。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 西甲新闻网 江苏七位数中三位数 老重时时走势图 天津时时官方网站 快乐赛车 3438鉄算盘资料王中王743 浙20选5走势图 福彩体育彩票31选7 竞彩足球专家稳胆推荐预测 飞鱼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