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文化產業 >>文化產業 >> 肖云儒三度重走絲路 三度擔任絲路文化傳播使者
详细内容

肖云儒三度重走絲路 三度擔任絲路文化傳播使者


  圖為肖云儒。記者 尚洪濤 攝

  以近八旬高齡三度重走絲綢之路,探訪漫漫絲路古道沿線節點與遺存——著名文化學者肖云儒近日以堅韌毅力,參與陜西等七省衛視和絲路衛視聯盟組織的“絲路品牌萬里行”,完成了對絲綢之路的第三次16國的探訪。三次絲路萬里行,行程共達4萬公里,跑了沿線30余國、60余城。

  半個世紀以來,肖云儒研究西部文化、考察絲路風情,在多次探訪絲路國內段各個地域之后,近幾年又將絲路國外段作為考察對象。他筆耕不輟,把對絲綢之路的文化思考和沿途見聞用文字展現給世人,成為名副其實的中華文化與絲路文化傳播的勤奮使者。以下是肖云儒先生與記者的對話。

  記者:肖老師您好!一位年近八旬的學者三度重走絲路的壯舉,這在中外學者中實屬罕見,您是靠著何種毅力與信念,完成三次絲路萬里行的?

  肖云儒:有三個原因,首先是對絲路的一種責任。這么重要的一條影響世界的路,作為有幸與其同時代的學者,不去了解它,研究它,反映它,是失職,是遺憾。絲綢之路對于古代、近代、當下,以及中國與世界的意義,我們是逐步認知的,但是對絲路文化的認識和研究遠遠不到位,從文藝角度的反映更是如此。目前,“絲路經濟”已經邁開了大步,但“絲路文化”步子則稍顯遲緩。我們翻譯、引進的絲路文化作品,與輸出的文化作品數量相差甚遠,這是我們在絲路文化傳播中面臨的重要問題。

  第二個原因,我研究中國西部文化藝術已有三十余年,三十年前就撰著過《中國西部文化論》,獲得了中國圖書獎,還主編出版過六卷本的“絲路文論叢書”,最近曲江出版集團已經重版,很快面世。中國西部其實就是絲路的中國段,行走、體驗、研究絲路,是我大半生事業和學術生涯自然的延伸。

  第三個原因,“絲路萬里行”活動為我提供了一個平臺,使我暮年的人生與事業有了迸發生機的機遇。我是南方人,來西部工作了一輩子,我的生命中需要補充絲路的鈣質與血性。研究絲路是我的文化責任,我的事業延伸,更是我生命的內在需求,三者合一,構成了一種最佳的生存狀態。我想做的事情與國家民族需要我做的事情高度融合,有幸身處其中,非常幸福,有一種生命的實現感,這與我們整個國家民族的成就感是一致的。在民族責任與個人追求共同實現的過程中,生命會迸發出想象不到的潛力。

  三次絲路行行色匆匆,雖然浮光掠影,但每到一處,看到、聽到的東西會激活自己對絲路的全部知識積累,引發巨大的精神共鳴。今年10月中旬,當我們的車隊歷盡艱險,穿越亞歐17國來到此行目的地布達佩斯,有一種感慨和感動涌上我心頭。世界上有些路非常遙遠,非常漫長,但從來沒有走不到的遙遠,沒有走不完的漫長。只要同心協力堅持向前走,遙遠就不遠,漫長就不長,目的地就一定能達到。這三年,我寫了上百篇文章,出了三本寫絲路的書,十幾家報刊和更多網媒轉載,閱讀、點擊量近千萬人次,你看絲路在中國的共鳴度該有多大。

  記者:第三次重走絲路,經歷與感受自然更加豐富。與前兩次相比,這次絲路之旅有哪些令人興奮的新鮮事?絲路沿線各國對中國和“一帶一路”的認識和實踐又有哪些新變化?

  肖云儒:最深的感受是,各國、各地、各方對待“一帶一路”的認知都有了科學的深化,“一帶一路”在各國政府、商界與民間逐漸落地生根,共建共享正在走向成熟。可以說是“三心”:政府很上心,企業很熱心,百姓很關心。

  政府很上心——中國政府和沿線各國政府對“一帶一路”都非常上心。絲路沿線的許多國家,國務秘書、部長、省長在官邸和論壇現場接受了我們的專訪,可以感受到各國政府十分重視與中國的合作,對“一帶一路”的期望值很高,各國也在政策上開了許多綠燈,做了許多實務。

  企業很熱心——三年前,絲路沿線中外共建的項目大都由我們的央企與國企承擔,這回情況有了變化,令人驚喜的是,民營企業甚至中小微企業,熱心涌入絲路經濟帶,大展拳腳。我們這次在絲路各國舉辦活動,幾乎都是中國在各國的民間商會來組織承辦的。比如,布達佩斯的入城式和文化經濟論壇規模之大、組織之周密,就充分顯示了中國民營企業在海外的經濟實力與執行能力。在羅馬尼亞,一位我的四川老鄉,發現歐洲各國的共享單車發展前景很好,便落戶當地建廠,生產、推廣來自中國的共享單車。

  老百姓很關心——絲路援建企業給當地百姓帶來了就業機會,帶來了真金實銀。絲路沿線各國的中國企業,最開始是熱衷于開拓新空間,現在則扎下根來,在內部管理方面做更加深入細致的工作,逐步趨于成熟、穩定。中國企業薪水高、待遇好、有吸引力,當地老百姓愿意到中國企業工作。

  記者:絲路是文化紐帶,是民心相通的連心橋,在您這三次絲路之旅中,這方面遇到過哪些記憶深刻的人或事?

  肖云儒:我回憶一些有趣的經歷。這次車隊在經過塞爾維亞、馬其頓邊境地區一個村莊休息時,一位開小店的山村老人喬瓦尼,見我們蹲在路邊吃方便面,便熱心地給我們燒開水,送來自釀的葡萄酒。他說,他知道中國修建了一條匈牙利通過塞爾維亞到希臘比雷埃夫斯港、貫通中東歐南北的快線鐵路,他說這條鐵路經過馬其頓,但是到不了他們這個山村,他希望中國能修建一些支線,讓他們加快發展。當地鄉村百姓也如此關切“一帶一路”,知道它能給自己帶來富裕的希望。

  羅馬尼亞胡內多拉省省長是一位中國通,他辦公室里專門設了個“中國角”,擺著中國工藝品和書畫作品,還有中國土特產“陜西八大怪”。他在講話中詳盡地推介本省的旅游資源,親切地將羅馬尼亞中國商會副會長、寶雞人趙琦稱為自己的孩子,“我有兩個孩子,而趙是第三個孩子”。

  上一次走絲路時,我們在伊朗的翻譯何飛(中國名)先生,在我們回國后,也來到中國上海發展。兩年來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組織伊朗樂隊參加陜西衛視的絲路春晚和陜西電視臺春晚,擔任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主賓國伊朗的形象大使,成為絲路文化交流的明星人物。

  我感到,絲路經濟帶現在已經由最初篳路藍縷地激情開道,發展、提升為各國牽手深耕、科學共建這樣一種新的態勢。這種“新常態”,是“一帶一路”可持續發展的基石,是“一帶一路”最為堅實的成果。

  記者:在追尋絲路的過程中,您作為中國的文化學者,如何向絲路沿線各國人民傳遞來自中國的文化自信、西安這座城市的文化自信,傳遞海納百川、包容萬象的中國精神?

  肖云儒:我給自己的定位是學者、作者、行者。一位學者,一路上既要有見有聞,更要有思有想。而所思所想又力求通過生動的見聞實例,來進行有溫度的、新鮮的,又是極簡主義的表達,每次得有一兩個亮點,使現場聽得有興趣,大家能夠心領神會。像上兩次一樣,這次也打算將沿途的文章集腋成裘,出版成書,給社會留下長久的文字成果。

  我是一位作者、一位講述者。一路上盡量完成好萬里行團安排的十幾次媒體采訪,力爭準確解讀絲路歷史文化和經濟社會各方面的發展。還承擔了在每個國家論壇上的專題發言,發言時間雖然不長,但都要力爭有地域的針對性,要對現場聽眾有所啟示。每到一國,我在推介西安時都傾注了自己的創造性勞動。

  比如推介西安作為世界四大古都之一的歷史文化地位,西安擁有中國僅有的多個世界文化遺產:秦兵馬俑、絲路遺址、西安鼓樂。我在很多國家談中國,談陜西,大家都知道長安、秦兵馬俑和絲路,這驗證了我們的文化自信。畢竟文化自信需要外界的、國際輿論的確認。可以說,我們走絲路的過程,也是在世界格局中回望自身的過程。如今,外國人很羨慕中國,覺得中國在地鐵、高鐵、高速公路等社會公共設施及文化建設方面都卓有成就,而經濟自信是文化自信的支撐。在絲路上,中國商會在沿路崛起,到處都能看到中國商人、中國民營中小微企業家的身影。

  經過三次重走絲路,我深刻地感受到,新時代的新實踐,產生無數的新人物、新故事、新的精神狀態,能給文學藝術創作帶來取之不竭的素材。我們通過絲路這個窗口,更可以接觸到另一種坐標上的人生故事和生存狀態。比如我們陜西文學作者可以創作在異國他鄉的陜西商人、華人、東干族人的生活。有一次,我在保加利亞開會時遇到的漢學家瑪麗安娜,竟然是陜西媳婦,一開口就對我說不很熟練的陜西話。她丈夫是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富平人。她主要從事中國、保加利亞文化的傳播交流。這樣在絲路各國文化交匯中生活的人物,都值得我們去描寫。他們是中華文明的信息亮點,是中外文明交流的基站。我相信這些新生活的素材,將會在絲路沿線開拓出嶄新的、有活力、有潛力的市場,我期待陜西文學摒棄趕時髦的心態,深度體驗開掘,使自己的創作走向絲路、走向世界。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