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時間
更多
首頁 >> 輿情 >>媒體曝光臺 >>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 背后疑有“保護傘”
详细内容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 背后疑有“保護傘”

 
發布時間:2018-2-4 16:25:07   來源:華商報   點擊: 260

 陜西省府谷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能東煤礦)股民代表武買小、趙子俊、李建衛、范和平等人日前致函上級有關部門反映稱,能東煤礦法人兼董事長王治明、監事白世平等人涉嫌職務侵占、非法挪用、巨額行賄等違法犯罪行為,致眾多股民血本無歸,損失慘重。懇請上級有關部門依法查清事實真相,并深挖其背后的“保護傘”,維護廣大股民的合法權益。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_背后疑有“保護傘”
 
    在一份題為《掃黑除惡,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涉嫌職務侵占、非法挪用、巨額行賄的保護傘是(榆林)市、縣某領導、某局長》的反映材料中,股民代表們陳述了事情經過:陜西省府谷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是于2009年3月12日由府谷縣原木房溝、馬如渠、廟渠煤礦整合而成立,三礦股比分別為38%、34%、28%。我們是數千名實際出資1.8億多元股金的股民,實名反映該煤礦注冊股東王治明、白世平、劉興基、訾光鈞(煤礦非注冊股東)涉嫌職務侵占、非法挪用、巨額行賄等違法犯罪事實。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_背后疑有“保護傘”
 
    其一,王治明8.77億元、白世平2.24億元、劉興基7935萬元、訾光鈞6742萬元、何軍2100萬元、王永茂1000萬元、王佳美200萬元 、黨中300萬元、韓永龍200萬元 、劉明5999萬元、李生杰2000萬元、張勝榮500萬元,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派出所長張某虎200萬元,銀行財務顧問費2200萬元、建行貸款手續費472萬元、西安征地款400余萬元;2015年4月底以前的帳。以上這些錢只有他們的,難道就沒有我們的嗎?
    其二,公益性捐贈六次共計1560萬元。是真的捐贈款嗎?
    其三,私購爆炸火工品帳目反映2299.7萬元。府谷縣歷年來多起特大爆炸案就沒有一滴血的教訓嗎?
   其四,王治明說白條子是“見不了陽光的錢”,數以億計。為什么見不了陽光呢?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_背后疑有“保護傘”
 
    其它涉嫌的問題還包括:1、他們以煤礦抵押貸款11.5億元,擅自私分煤礦貸款4.8億元之多;2、以他人名義侵占8000多萬元;3、煤礦為他們墊支私分貸款利息1.3億多元;4、股東非法挪用原木房溝煤礦利潤上億元之多;5、利用能東煤礦的資金,來償還白世平侵占原木房溝煤礦股民的紅利4000多萬元;6、該礦成立至今生產原煤1000多萬噸,每噸純利潤以150元計算,煤礦至少應有15億多元收入。從成立至今10年之久僅給部分股民分配10%的生產利潤,難道每年僅有1%的生產利潤嗎?若是這樣百年才能回歸血本;7、馬如渠煤礦在入股時說2.6億元,在2015年履行協議時,變為3.48億元,其中8800萬元從何而來?8、無姓名的個人入股是哪位領導?
 
    2009年白世平誘惑受害股民80多人向他所在的銀行貸款4000萬元,只辦手續,沒有拿錢,在他的煤礦給他入股。貸款人按期還清銀行本息,受害股民血本未血,是典行的“獄中人”劉旭明詐騙模式。多戶口與“房姐”龔愛愛如出一撤。同時,王治明、李生杰與“黃金大王”張孝昌有暗箱經濟來往;李生杰給白世平情人朱瑞打款2000萬元。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_背后疑有“保護傘”
 
    據了解,白世平系陜西省榆林市神木縣人,黨員,持有三個戶口,兩個金融機構(長安銀行、神木農商行)股東兼領導,駕駛警車(陜K一OA89717)。涉嫌濫用職權,非法集資(職務便利、誘惑貸款),侵占挪用(煤礦資金、股民灘配),巨額斂財(7處煤礦、三處加油站、14套房產等等),包養情婦(朱某)1.8億元,西安、神木商產、地產等等;王治明系陜西省榆林市爾林免鎮人,府谷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股東、法人兼董事長,與白世平是妻妹夫(連襟、挑擔)關系。涉嫌利用白世平的權威職務之便,伙同非法集資大量資金,侵占挪用煤礦股民資金,到處投資,遍地炒房,并神府多家企業持有股份;張某榮是否原神木縣副縣長職務(待調查);黨忠系府谷縣煤炭協會會長(應是黨員),其中在2012年1月15日煤礦于建行貸款1億元中不明真相也涉嫌侵占煤礦貸款300萬元;王佳美與黨忠同時同行同筆貸款中也涉嫌獲取了200萬元;張某虎系府谷縣老高川鄉派出所所長(應該是黨員),其中在帳中該礦科目余額明確記載著200萬元,不知何故?劉明在2012年7月3日華融信托貸款2億元中,涉嫌侵占5000萬元,后期涉嫌占用近1000萬元;李生杰在2013年1月16日民生銀行6000萬元中,涉嫌獲取了2000萬元;何軍涉嫌2100萬元。
 
    2013年初至今,五年上訪路,實事無人管。鬧過煤礦,到過政府,走過縣市,問過領導,舉報過、控告過,方法都用過,所有問題全推過。

           陜西府谷縣能東煤礦負責人渉多重違法_背后疑有“保護傘”
 
    受害股民高利貸款煤礦入股,能東煤礦年年正常生產經營,數載不予分紅,導致股民至今10年來債臺高筑,無法生活。因此,股民們數次前往煤礦、屢次政府上訪,經歷了無數的艱難險阻,于2015年1月19日幾百名股民集體到府谷縣政府上訪未果。1月25日股民將涉嫌侵占、挪用數億分紅款的股東白世平,在神木縣東奧大酒店找到,理論此事后經其他股東及社會知名人士協調處理,簽訂了由能東煤礦、股東與股民的三方協議,卻拒不履行;2015年12月26日,股民們找到了當事股東白世平再次理論此事,白世平卻動用了一幫東北的社會人員,對股民們拳打腳踢、恐嚇威脅。股民報案后,不予立案,又到縣公安局、刑警隊,最后派出所立案,并未做深入調查處理,也未向報案股民回復就將案件私自撤銷。
 
    因股民理論此事強力,隱名股東于2015年11月16日到陜西省工商局及時阻止了注冊股東的股權轉讓行為。17日部分股民到榆林市政府上訪,市政府信訪局協調神、府兩縣的相關部門進行座談協商,后讓重返府谷縣政府處理。而府谷縣政府及相關部門用“踢皮球”形式,多部門經常以不在崗、不管事等各種借口推諉延時,始終不予處理問題;府谷縣關于此事成立過工作組,在舉報人毫不知情下就將工作組撤銷。就這樣哄來騙去欺騙股民,至今始終沒有結果。
 
    2017年8月1日,股民再次來到榆林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上訪,檢察院舉報,給反貪局遞交了一份舉報材料,沒有結果;于2017年8月份,我們帶著材料拿著證據前往北京,最高檢、公安部發文由至省、市、轉到府谷縣,把高級發文視為廢低一張,報案數月無回復,市縣上下推諉。2018年1月份,《華商報》記者到府谷縣相關部門及煤礦實地采訪后,府谷縣公安局經偵大隊給與我們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書,又進行復議于復核市公安局。
 
    能東煤礦負責人的濫用職權及當地有關部門的不作為,嚴重損害了煤礦、股民的合法權益,也影響了當地的和諧發展與社會穩定。其因之一是現實“誠信缺失”,老板強占股民財產不給股民分紅已成常態;之二是市場經濟不允許這樣的違規行為擾亂金融體系,從而導致很多貧民百姓因“三角債”和“高利貸”走投無路;之三是可以挽救部分極度困難貧民于水深火熱之中。 
               
    “懇請上級領導對此予以高度重視,盡快依法查清事實真相,維護廣大股民的正當權益。同時,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安排部署,要把掃黑除惡與反腐敗斗爭和基層‘拍蠅’結合起來,對那些支持、縱容和包庇黑惡勢力,充當其‘保護傘’的個別官員要深挖細查,嚴肅追究。”陜西省府谷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股民代表如是說。(來源:晨報新聞  作者:傅麗敏)
 
 
 新聞鏈接:
 
          朱瑞稱花2000萬解決“閨蜜風波”
 
    府谷警方:白世平等人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案未達到立案標準
    府谷縣紀委:對牽扯出的黨員干部涉嫌違法亂紀內容“準備調查”
    神木市紀委:白世平組織關系、工作關系不在神木,不屬我們的監察對象
 
    2017年歲末,綏德縣80后女子朱瑞因1.7億元巨額債務登上“老賴”榜而轟動一時,她與債主(同居男友)白世平的愛恨糾葛隨之走入公眾視野,白世平身后諸多實名股東以及無數隱名股東入股煤礦巨額資金血本無歸一事也浮出水面。
    隨著媒體的不斷曝光,能東煤礦(白世平為該煤礦大股東、監事)財務明細中“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打給派出所所長張某200萬元”等信息不斷刺激公眾眼球。
    與公眾的高度關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地相關職能部門對此卻默不作聲。近日,華商報記者專程來到神木、府谷,采訪白世平身后的多名股東以及能東煤礦,當地公安、紀委等多個部門。
 
    煤礦小股東:我們被套牢 錢卻“打給領導”
 
    2008年前后,正值神木、府谷煤炭經濟的黃金期,當地一名政府官員形容稱,當時,煤炭價格一路上漲,人人都想把錢投到煤礦,但小額資金不能獨立入股,必須掛名在資金雄厚的大老板名下集體入股,因此,當地人都以認識大老板為榮,爭著搶著將錢投放在某個大老板名下入股煤礦,期待獲得高額收益。于是,若干小額資金匯聚成一份大額資金,若干大額資金又匯聚成一份更大額資金,依次類推,從而形成了一個“金字塔”形的股金鏈,位于金字塔頂端的便是煤礦大股東,白世平就是位于金字塔頂端的人。
    在這樣的背景下,神木市(當年為神木縣)當地人趙子俊、李建衛、范和平、武買小等人直接或間接將約1.8億元巨額資金投入到白世平或王治明(府谷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下,其中白世平名下約80%、王治明名下約20%,入股府谷縣能東煤礦,而在趙子俊等人的名下掛著上千個隱名小股東,都是他們的親朋好友。讓上千股民氣憤的是,錢投出去后,大部分人自2011年能東煤礦投產正式運營起便沒有收到煤礦分紅,被徹底“套牢”。隨后,他們找過煤礦,也向相關部門反映過,均無濟于事。朱瑞一事發酵之后,他們極為震驚,原來自己的權益被大股東白世平揮霍了。
    隨后,武買小等人設法獲取了能東煤礦2010年6月至2015年4月前的賬目明細,其中能東煤礦銀行貸款、生產利潤等資金,打給王治明8.77億元、打給白世平2.24億元、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打給老高川派出所(屬于府谷縣公安局)所長張某200萬元……“能把錢打給上面這些人,為啥就沒有下面股東的份兒呢?”武買小等人表示不解。此外,能東煤礦私購爆炸火工品賬目顯示:2010年至2015年4月,總計花費2299.7萬元。
    鑒于以上情況,武買小、趙子俊等人以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為由,將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控告到公安、紀委、反貪局等部門,但舉報材料遲遲沒有回應。
 
    府谷公安: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案未達到立案標準
 
    昨日上午,武買小等人收到了一份府谷縣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書》,稱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涉嫌職務侵占、挪用資金案,經審查認為未達到刑事立案標準,根據我國刑法第一百一十條之規定,決定不予立案,如不服該決定,可以在收到通知書之日起7日內向府谷縣公安局申請復議。
    華商報記者從府谷縣公安局確認,他們確實向武買小等人下達了《不予立案通知書》,經偵部門具體的調查材料,不便向記者提供,不予立案的理由是,經查,府谷縣能東煤礦有限公司財務混亂、監管缺失,未及時向股民公開賬務,引發糾紛,經該局調查,未達成刑事立案標準,建議能東煤礦加強財務管理、加強財務審計,公開賬務,及時化解矛盾。
    對于不予立案通知,武買小等人表示質疑,準備申請復議。
 
    府谷反貪部門:打給派出所所長的200萬 屬于借款已還清 不存在犯罪
 
    1月11日上午,府谷縣紀委辦公室工作人員稱,對于“朱瑞1.7億巨額債務”事件牽扯出的黨員干部涉嫌違法亂紀的內容,府谷縣紀委分管領導已經關注,并將這一情況反映給了主要領導,府谷縣紀委“準備調查”。
    1月11日下午,府谷縣人民檢察院反貪局一位任姓副局長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時明確表示,對于武買小等人反映的該縣公安局老高川派出所所長張某涉嫌收取能東煤礦200萬元賄賂一案,經查,張某是向能東煤礦借款,隨后以現金100萬元和抵車的形式還清了借款,借款及還款手續齊全,不存在犯罪行為。記者詢問“反貪局是否調查過張某借款200萬元的用途”,該局長稱,他們只調查是否犯罪的內容,至于借款用途,不在他們的調查范圍內。
 
    神木市紀委:白世平組織、工作關系不在神木 不屬我們的監察對象
 
    那么,能東煤礦賬務明細中涉及的“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等信息,到底打給了哪個單位的哪個領導,其目的用途是什么?是否存在行賄?帶著這些問題,1月11日下午2時許,華商報記者來到能東煤礦,該煤礦行政辦公樓內空空蕩蕩,一名工作人員稱,老板王治明沒有來煤礦,當天上面領導來檢查工作,大家都在外面吃飯。等候了一個多小時,該煤礦綜合部(即辦公室)終于來了一名工作人員,記者表明來意,該工作人員稱自己只是下面辦事的,具體情況不了解,隨后給老板王治明打電話,但對方沒有接聽。該工作人員稱,他會將記者提出的問題反映給煤礦領導,隨后給記者回電話,但截至記者發稿,仍未接到對方的回應。
    昨日上午,榆林市紀委相關人員表示,已接到能東煤礦“打給榆林某領導211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600萬元”、“打給榆林某局長1760萬元”、“打給銀行某領導1500萬元”等信息,并對此高度重視,目前已將該信息轉交神木市紀委。
    隨后,華商報記者從神木市紀委獲悉,因白世平組織關系不在神木、工作關系也不在神木,他是否是黨員,神木市紀委也不清楚,因此白世平不屬于他們的監察對象。
 
    諸多疑問和謎團仍待解
 
    隨著事件的逐步發酵,朱瑞和閨蜜周某之間的矛盾、朱瑞委托刑滿釋放人員拘禁閨蜜討債等事件也被陸續曝光。在被限制人身自由的過程中,周某和多名陌生男子發生肢體沖突,兩名男子被劃傷,周某也因涉嫌故意傷害被判處有期徒刑。目前,她已向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朱瑞、周某是多年好友,為何會反目成仇?周某的丈夫李先生表示,兩人是同鄉,熟識多年關系要好,甚至形影不離。由于朱瑞經濟條件好,周某在2014年向朱瑞借款600萬,兩人的親密關系一直保持,2016年10月發生非法拘禁事件,導致閨蜜關系徹底破裂。
    華商報記者網絡檢索注意到,2016年10月,也就是周某被非法拘禁后不久,她開始實名舉報“朱瑞伙同銀行行長合謀洗錢一億多”,稱2015年11月底,朱瑞與某銀行一領導聯系如何洗錢,將已被法院凍結的1.06億元非法洗入到周某的賬戶,并通過各種手段又將1.06億從周某的賬戶轉入多個虛假賬戶,然后提現。周某稱,她曾向銀監部門舉報,朱瑞為了報復,雇傭刑滿釋放人員以討要借款為名將她綁架。
    “為何對舉報朱瑞洗錢一事,銀監部門不管不問?凍結的資金為何能夠轉出去?”李先生表示,朱瑞偷偷轉移的上億元資金,正是白世平起訴朱瑞后,由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凍結的資金。也正是拒不履行法院判決,朱瑞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單”。
    究竟是因為債務糾紛,還是緣于舉報“洗錢”內幕?偷偷轉移法院凍結資金行為是否為真?白世平與朱瑞、朱瑞與周某之間的許多疑問和謎團仍然待解。
    華商報記者在采訪中證實,在有關部門問詢過程中,朱瑞在筆錄中明確承認,她為了解決周某事件找“社會人”花費了2000多萬元,且按了手印。“明明債務只有幾百萬元,為何朱瑞敢說自己花了2000多萬元,很明顯,就是用重金打通環節,想擺脫周某案件的法律風險……”知情人士說。
    昨日下午4時許,記者電話聯系到朱瑞,她稱正在開車,不便接受采訪。下午5時50分許,華商報記者再次電話聯系她,其未接聽,截至昨晚11時發稿,仍未給記者回電。(華商報記者 趙國強)
 
原載:《華商報》1月13日A05版  作者:趙國強
原文鏈接:http://hsb.hsw.cn/system/2018/0113/115475.shtml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图